李肇星曾讲和儿子斗嘴趣事:胡锦涛称孩子有道理

资料图:李肇星
资料图:李肇星

多面李肇星

“你知道怎么看出一个人是艺术家吗?”李肇星的问题让所有人都一愣。他一边看着留长发的记者,一边说:“要么头发比女士长,要么干脆没头发。” 

说完,李肇星带头笑起来。今天他戴了一条围巾,用他的话说,是“冒充五四青年”,因为当时人们多不会打领带,用围巾比较方便,李肇星特别加了条注释:“听说是这样,那时候我也不在。” 

桌子上,不知谁摆上了烟灰缸,李肇星指着它,又开起了玩笑:谁摆的?一个可以罚款500元啊。他解释道,2005年中国便加入了《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》,2006年正式生效,可到现在仍有很多人不遵守,他笑着说:“至少可以不在公共场合吸烟嘛。” 

这是李肇星典型的说话风格,他特别善于用看似不经意的方式,说出自己的观点。

当好人的好处是老乡多

李肇星的感慨是:所以最好是当好人,当好人的好处是老乡多、朋友多。 

遇到新朋友,李肇星最喜欢问两个问题:一是老家在哪里,二是学什么专业的。 

问第一个问题,是因为每个人和每个国家一样,都有其历史,而且从外交上说,这是最好的办法,人家不会觉得不好回答。李肇星第一次去德国是1965年,他问当地人怎么看希特勒,德国人说:他不是我们德国人,是奥地利人。后来李肇星去奥地利,奥地利人又说希特勒是德国人。李肇星的感慨是:所以最好是当好人,当好人的好处是老乡多、朋友多。 

至于第二个问题,是为了发现别人的长处在哪里,好向别人学习。 

说着说着,李肇星又切换到“玩笑模式”,他说:在外交上,有两种问题不能问,一是见了男的不问工资,除非你是税务局长,怕他不交税;见了女的不问年龄,除非你是她的组织部长,想提拔她。你看,我就从没问过这两个问题吧?

摆事实胜过讲道理

经过多年外交历练,李肇星有了自己的说话方式:都说摆事实、讲道理,但在这个多元世界中,道理是不太容易讲清楚的,所以要多摆事实。

1985年,李肇星当上外交部发言人,他向季羡林先生请教发言人该怎么说话,季先生不太满意这个问题,说:不要太把头衔、官衔当回事儿,不管你是不是发言人,说话都要注意两点,第一绝不说假话,第二真话不全说。真话为什么不全说?真话多说不完,都说就太啰嗦了。 

多年外交历练,李肇星有自己的说话方式:都说摆事实、讲道理,但在这个多元世界中,道理不太容易讲清楚,所以要多摆事实。 

有一次,一个美国高官对李肇星说:你们不讲人权,你们汉人像潮水一般涌进西藏去当干部。李肇星回应道,我请你去西藏,看看事实再说话。这个高官说去不了,他血压高。李肇星反问道:难道汉族官员血压不高?他们去西藏,并不是因为那个地方能享受,而是替老百姓去干活,我的老乡孔繁森去西藏了,他就是在那里得病的。这样,我们的医药很好,先给你治好高血压,再去西藏看看?可他怎么也不敢去。李肇星说:那以后就别再乱说了。

外交不是唇枪舌剑

“我觉得唇枪舌剑是一种夸张,需要打上引号。还有人说谁谁谁铁嘴铜牙,多难看啊,我不愿意做那种人。”

其实,李肇星并不是吵架高手,也会有吵不过的人。 

“吵不过,说明我不愿意吵,我很少跟人吵架,包括跟外国朋友没有吵过架。我觉得唇枪舌剑是一种夸张,需要打上引号。还有人说谁谁谁铁嘴铜牙,多难看啊,我不愿意做那种人。我没有跟人吵过什么架,主要是摆事实。说吵架,也就是各自为了各自的利益,最好让事实说话,自己少动感情,更不要扔砖头石块。”

每个人都会影响国家利益

外国服务员说:你们点的够多的了,是不是可以不点了,万一不够再点……李肇星说:“我觉得这点对我很刺激,我们还得领导号召节约粮食。” 

今年6月30日,73岁的李肇星正式办了退休手续,离工作50年只差几个月,未来会更多关注民间公共外交。 

什么是民间公共外交?李肇星举了一个例子:1965年9月第一次去瑞士,有个人掏口袋掉出一片纸来,后面人马上捡起来,悄悄扔进垃圾桶。回国后,李肇星也会这么做,可现在不行了,因为捡都捡不完。 

李肇星认识的一个残疾女孩在北京上小学,后来去美国上小学,李肇星的夫人曾问她:你喜欢哪边啊?女孩说:我喜欢中国,但我喜欢美国小学,因为在中国同学会嘲笑我,说瘸子来了,而美国同学会帮我推车,没有人不尊重我。 

今年李肇星去波士顿,大家到一家餐馆吃饭,正点着菜,外国服务员说:你们点的够多的了,是不是可以不点了,万一不够再点?人家担心浪费粮食,不为多赚钱而高兴,李肇星说:“这对我很刺激,我们还得领导号召节约粮食。” 

在李肇星看来,每个人都会影响国家利益,至少是形象。